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珍邮纪念册迎请电话:15810041584、13488612875、13391787876、400-706-8559;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佛学纵谈

赤珠假活佛和全熹假活佛全揭露 -格鲁社区

2010年06月21日 吉祥勇士心的博客 点击:0

此人流窜到北京。北京蓟门桥放生组 还组织人去参观他的展览。请大家小心啊!

这个冒充佛教组织的团体,以赤珠假活佛和全熹假活佛为首,在台湾因为涉及强奸案而臭名昭著,于是转战内地,在五台山、北京等地活动,大量售卖假舍利,到处收徒。

赤珠假活佛自称的前世包括:文殊菩萨、迦葉尊者、龍樹、月稱、阿底峽、大乘法王、黃教第四任甘丹赤巴教主、黃教第十三任甘丹赤巴教主、黃教第三十二任甘丹赤巴教主、黃教第五十六任甘丹赤巴教主等。可是,不论西藏还是或海外、印度,西藏的各派主流,都不予承认。全熹假活佛是赤珠假活佛认证的一个台湾中年男人。,自称观音应化和藏傳佛教黃教第25世法王,也自称前世为种敦巴、八思巴国师、西藏最大寺院哲蚌寺开山祖师等。他的名字常常变,包括全熹、慧吉祥、第十八世種菟仁波切、睿吉祥。

这两个人,常提供和一些大师级人物的合照,宣传他们被大师所赞叹,地位真实高上。

他们的团体名字常常变,先后有中華格魯巴佛學會、嚘檔巴佛學會、德無比玖吳嚘檔(敕教)派、绿教,有时候穿传含绿色的袈裟,在西藏社区活动时则穿传统袈裟,避免暴露身份。

他们在世界各地办传法活动,还办世界舍利巡回展览。他们的宣传册上,经常有和一些大师的合照一些与大师们的合影,同时声称有几百万颗佛的血舍利、脑舍利和唾液舍利,也并说所有大师都承认这些舍利。

不知道内情的人,不知内情者会以为高僧登馬洛確仁波切认同他们,这样就能骗很多人因而有众多人上当。可是,登馬洛確仁波切却发出了被欺骗利用的真相:

(新加坡佛教报Casoline的声明)西藏最被尊重的长老之一、尊贵的登馬洛確仁波且日前收到了一个表面看来没有什么可疑的接见要求。洛確仁波且每年收到类似的请求少说也有几千起,他的秘书遂同意了这个看来就是和常见的要求加持、为新生婴孩命名或对经典难处开释的同类日常请求。接踵而来的褻瀆却让人无法想象。那个自称观音转世的人(即一个厚顏無恥如同马戏团的团体之有胡子特征的主要领袖)敏捷地进入了洛確仁波且房间,然后拿出一颗他称为“舍利”的样品在仁波且眼前晃了一下,然后挥动自己的手臂去抓着仁波且的双掌,粗暴地命令自己的侍者从各方位拍下一张又一张照片!!随后的噩梦在数以百万计的宣传小册、海报上展现了:登馬洛確仁波且承认这些上千的彩色小球为佛陀的唾液舍利、血舍利、脑舍利;赞叹其举办的世界巡回舍利展览,并认同而且喜爱这个人为圣观音的认证转世。

当这个事情爆发后,洛確仁波且办公室马上发表了清晰的声明给成千上万的僧俗弟子,同时也已发函致喇嘛的个人事务办公室,说明仁波且从未认证任何人为观音转世或对任何考古学上未被证明的小弹丸为觉者佛陀神圣的舍利。

虽然已经多次尝试让这个团体停止以洛確仁波且名义来误导(这个团体已经被通知了),可是他们继续进行肮脏的欺骗,重复刊登胡子人和仁波且的合照,并撒谎说洛確仁波且对他们的神圣活动崇拜得五体投地,和觉得胡子人的荒誕小丸丸很好、很可爱!

传统上说,这样的行为和其程度会招致在诸可怕的地狱中呆很长的时间,因此我们很关心他们的前途。

他们所作所为是很罪惡的事。他们不只对这最清净的大师(最尊贵的登馬洛確仁波且)欺骗,其谎言还影响了很多对佛陀及其教法具信但却无知、无洞察力的人。这些天真的灵魂将会供养辛苦赚来的现金,让他们可以用来发动更多的俗豔宣传海报和哗众取宠的宣传册子来渲染对这些小小的、有趣的球球朝拜能带来“福乐”。

同样的,他们也以已经以与坚赞释迦大师的合照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可是,坚赞释迦大师已经圆寂,死无对证。根据他的学生说然而据大师学生声称,则根本没有这样的事。大师只是传戒给他,同时还有很多人而且同一场次人很多,并无别的关系,也从没说过他是观音化身一类的话,大师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对他们所展览和变相高价贩卖的舍利,他们自己的,以及其宣传刊物称为,“西藏黃派高僧登馬洛確仁波切”说“从未认证任何人为观音转世,或对任何考古学上未被证明的小弹丸为觉者佛陀神圣的舍利………这是肮脏的欺骗”; 哲蚌寺方丈则这样说:“我是一个75岁的佛教老师和比丘,我从来没听过、读到或者知道佛陀留下过任何血、脑或唾液舍利………上述团体的声称的这些上千的血、脑和唾液舍利,突然横空出世,这在任何圣经典、历史、传承或在西藏圈子里,都是没有依据的。”

对他们的假活佛身份,哲蚌寺方丈则这样说说道:“并未被任何一派的任何一位持传承的长老所认证。喇嘛从未认证他为转世者,而别派的领袖也没有那样做……… 没有一位现在在世的格鲁持传承者,譬如XX(为避免敏感,此处删去)喇嘛或甘丹墀巴,承认他是一个祖古………他们曾经被多次要求提供被承认为噶当派的理据。赤珠也被要求说明谁认证他为真正的色贡赤珠化身,而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无法给出任何回答或理据………大家请别相信这些自许。如果这些自许是真的话,它们必须有藏传佛教传承各别领袖之官方认证,否则我们不必相信。”


附录------1.        揭露他们如何利用高僧大德合照欺骗大众(登馬洛確仁波切的声明)2.        揭露他们不被承认的活佛身份和假舍利(哲蚌寺方丈的声明)3.        赤珠假活佛的台湾强奸案(台湾「时报周刊」727期)4.        揭露他们的丑事(菩提社区 ? 圣水寺居士日记)5.        揭露全熹的假学历

赤珠假活佛的台湾强奸案(台湾「时报周刊」727期)

格鲁派(黄教)赤珠仁波切被控涉嫌性侵害

【~~~他闯进她的房内,撕破她的衣物~~~黄教活佛赤珠仁波切被控强暴女信徒】1992年元月九日晚间十点三十分,一名身材娇小的年轻女孩在亲人的陪同下,到新店分局江陵派出所报案,这名女孩两眼红肿、举措惊惶向警员哭诉,被一名赤珠仁波切强暴。

【受害人说】被害人蒋小姐接受时报周刋专访:被害女子姓蒋,当时二十四岁,清秀的五官显得有些变形,一面不安地搓揉着淤青的手臂,一面哭诉:「强暴我的叫赤珠仁波切,今天晚上九点三十分,我回到佛堂二楼房间睡觉,十几分钟后,突然有人来敲门,打开门是赤珠,我还来不及问他有什么事,他就撞进了房门,抱着我往床上推,我一面挣扎一面问他要干什么,赤珠说他想和我做爱,赤珠撕破了我的衣服,我扺抗不了他的蛮力…」,直到目前,蒋小姐还不敢让父母和家人知道这件事。由于被指控人是一名西藏密宗的活佛仁波切,江陵派出所认为事情非同小可,立即联络赤珠仁波切。

【涉案人说】赤珠仁波切持尼泊尔护照,名字是 THITILL.LOP.SANG JYONGNE ,1965年四月十五日出生。「我承认一个多钟头前和蒋小姐发生过关系,但是她主动引诱我!是她要我到她房间」、「我是在无法控制下失去理智,才和她发生关系」、「在这之前,我就曾和蒋小姐发生多次关系」、「我和蒋小姐在1990三月就认识了,真的想强暴她,那时候早就行动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这不是一件很矛盾的事吗?」

【办案人说】新店分局长刘永明刚由淡水分局调派来此,当他知道涉案人是一名密宗活佛后,为求慎重,随即请蒋小姐到医院验伤,并取残留的分泌物化验,以强化证据;女孩去台大医院验伤,验伤单上注明:处女膜破裂新痕、背部抓痕、手臂瘀血。

双方各执一词,刘副局长只好把案子移送台北地检署,他说:「我们警方试图从中搭桥,希望能私下解决,但是被害人执意要提出告诉。」

【后续访谈】事情过了数天之后,周遭的许多人出面劝蒋小姐息事宁人,他们说:「如果上了法院,会有许多人受到伤害」,信众担心丑闻见报后,对该「精舍」会有不良的影响。 蒋女的一位亲戚说,这些顾忌造成赤珠仁波切更加有恃无恐,甚至这位活佛还透过多位师父,向蒋小姐暗示最好还是接受和解。还有一些赤珠仁波切的债主,更是卖力的斡旋,或许他们也怕万一赤珠活佛被判刑,他们借给活佛的钱,可能就要泡汤;为了不让事情扩大,保护佛门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声誉,曾劳动一位极富声望的老和尚出面协调,但好言相劝、苦口婆心,谈到深夜都不得要领,这样不顾颜面的坚持,连老和尚都深叹不已,徒呼负负。

精舍的陈姓义工指出赤珠仁波切身为活佛,犯了色戒,不但不闭门思过,还说这是她和他的前世孽缘,今世来了结,所以她必须默默承担,陈姓义工说:「他(赤珠)不但认为他没错,还四处散播她勾引他的恶毒言词,还说他成全她是发自慈悲心,这种有违佛理的话,他也说得出口。」

蒋小姐心里极为彷徨:她受了伤害,谁来替她讨回公道?提出告诉,真的会伤害到别人吗?况且赤珠仁波切的行为若不实时制止,日后万一又有其它少女继续受骗,这对社会公平吗?蒋小姐果被「牺牲」,值的吗?

最后她说:「只要他承认错误,并且离开台湾,我可以不再追究。」她不希望赤珠留在台湾,造成她内心的压力,一方面她不希望,「可是本来谈好的,没想到隔天他又反悔了,说他没有错,为什么要他离开台湾?」。

蒋小姐说:「有一次我听别人谈起,说赤珠仁波切在聊天时,常说对性这一方面感到很好奇,还要信徒去帮他租这一方面的片子给他看。」;赤珠仁波切强暴她之前,她一直对他印象不错,那是基于一种对宗教的情操,她也一直把赤珠视为一位高僧,这种感情原本是极神圣、单纯的,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种有违佛法清规的事情出来,这件事让她对宗教有一股不解的疑惑与冲击。

事后记者一直尝试联络赤珠仁波切,这位以精通中文著称的活佛在电话中,坚持用「英语」说:「我只会讲印度话」,赤珠依旧是不肯出面。然而这位仁波切最近才在台北永和认证了一位本省藉的男孩,为转世活佛,也曾为报纸所刋载。

菩提社区 ? 圣水寺居士日记《揭露两个混入佛教的骗子——赤珠与全熹》

赤珠,现居台湾。自称出家人、活佛。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出家地点和传戒师。其活佛资格也无法证明。有人指称该赤珠是云南香格里拉人,曾因盜卖枪支而被公安机关通缉,后出逃印度,在达母萨拉寺院学习佛教。相关信息可以在云南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的出家人那里得到证实,但我们还没有核实。

赤珠的经历,他个人的自述充满自相矛盾的漏洞,有明显造假的痕迹。赤珠到台湾后本来默默无闻,是一起强奸案让他名声大噪。台湾《时报周刊》727期(19 92年)记载了赤珠因强奸指控而受审讯的事件详细经过,此事后因赤珠多方运动而私了。庭审中,赤珠公然承认与女人犯戒。赤珠从未对自己的行为表示过追悔。此事件在当时的台湾媒体上,有非常广泛的报道。

赤珠的另一劣迹就是私封活佛。藏传佛教的朱古(化身),汉语俗称活佛,这是藏语系佛教特有的现象。活佛几乎都是出身藏蒙两个民族。汉族等其他民族出身的活佛极为罕见。这主要是由于活佛认定的规范等多种因素决定的。活佛往往是由其前世的追随者寻访的。其认定程序也是非常严格的。但是赤珠违反佛教传统,为了方便诈骗,大肆在汉人中间私封“活佛”头衔。其所私封 “活佛”包括全熹、“达札”、“仍获”、“慈美林”、“东旺甘珠”等假活佛。这些 “活佛”都没有被佛教界人士承认和接受。

目前,赤珠已基本躲到幕后,他指定的“活佛”到处活跃。赤珠已构建了一个庞大的、体系完备的诈骗团伙。他们已把黑手从台湾伸向大陆,佛教界的信众们应该及早防范。

全熹是赤珠倚靠的一个爪牙。有人指称全熹追随赤珠前,在台湾是被通缉的经济犯。这些情况还没有查证。全熹披上藏族僧袍后,仍然四处诈骗。 “全熹仁波切”最著名的诈骗是2006年12月在新加坡的舍利展。展览还没有开始,就有十数家佛教团体抵制其展览,称其“舍利”来路不明,有造假欺诈之嫌。参看2006年12月1曰前后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和《早报星期天》。曾在佛陀与诸大弟子舍利专辑里出现过,自称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简直不怕因果

2007年8月,全熹来到大陆山西五台山,再次以假舍利骗人。在五台山广宗寺,向出家师和居士们兜售其“舍利”。当场有出家师敲破全熹赠送的“舍利”,发现内部是砂土成分。显然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假舍利。这真是对全熹的莫大嘲讽。

赤珠曾在藏传佛教寺院学习过辨经,受过专业训练。这使得赤珠、全熹等人能够煞有介事的讲一点佛教术语,但他们讲的佛法毕竟不是清净的,其中往往掺杂错谬混乱。但他们还是比那些低级的完全不通教理的骗子要更具有迷惑力。这更值得当今的佛教信众警惕。

我们呼吁佛教界人士对这些骗子们提高警惕,尽力避免无辜的不知情者被这些善于伪装的骗子所欺骗。我们也强烈的希望有关人士能够向国家安全部门、司法机关举报这些骗子,借助司法手段,彻底拒这些骗子们于国门之外。

编辑:菩提心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