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珍邮纪念册迎请电话:15810041584、13488612875、13391787876、400-706-8559;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学佛感悟

站在道德的废墟上——学诚法师博客

2012年01月16日 学诚法师的博客 点击:0

编者按:伦理是一个团体的基石。它不是一种外在的束缚,它告诉我们关于人与人之间应该怎样达成一种和谐的关系,在彼此内心深处产生温情与敬意、对人性与生命的礼赞,它能营造一个温暖、善良的团体氛围,不管是家庭、部门还是班级。传统文化的断层导致社会道德伦理的滑坡,父子、夫妇、长幼慢慢失去了往日的“天伦之乐”。浪子回头,佛门的教育让一位曾经的“败家子”痛彻忏悔,在道德的废墟上,重建心灵的家园。


自白

我现在带大家拜佛忏悔,大家发露内心往昔的恶业。在拜的过程中有一些感受体悟,真实的忏悔自己内心,发露自己往昔对父母、对长辈的不孝,自己确实深深感到惭耻。我把自己内心流露的过程跟大家启白,希望能成为反面教材。因为当下这个社会,很缺少这种人心良知的发现。我把这个供养给佛菩萨,供养给众生,如果说能够通过我的这种惭耻和忏悔的流露利益到一些人,那就善莫大焉了。

我成长于单亲家庭,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母离异,我是跟父亲长大的。他是知识分子,成份也不好,文革时期受到打击打压。我很叛逆,但是父亲非常非常的爱我,疼我,他一直是把我当成他生命中的唯一来支撑。在我的生命过程中,对不起父亲的地方太多太多了,语言难以描述。

小时候父亲经常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这对我的种关爱甚至有些溺爱,他生怕我有一点点的不满足!说点最简单最简单的,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水库边遛弯,同时教给我很多东西。父子之间的那种关心、爱护就在这种小事之中体现出来。父亲对我的期望很高,小时候爱画画,他一直是鼓励我。我小的时候从来不学习,从来是调皮捣蛋的,到了年底课本就丢了。可能就是与生俱来的不爱学习,与生俱来就不喜欢科学,数学,数理化,与生俱来对这种东西就排斥。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我开始淘气不听话,叛逆,背着父母干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比如偷东西啊,抽烟啊,比如打架,逃课啊等等。

父母离婚了,父亲一个人带我,他自己还要去闯荡,他那一段要做一桩生意,含辛茹苦的,每一次他都是为我的生命,孤注一掷的去闯。他年近五六十岁的时候还在为我而闯荡,为我的学业,为我的生活去奔波,一个书生去做生意。父亲的整个青春年代都在文革之中被消耗掉,四十岁才有的我。他曾经下海,去过俄罗斯,去过外蒙古,做边贸生意。曾经做过旅游行业的测绘,曾经开过公司,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但他还是不停地去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也是为了我,在我成家之前,父亲没有再婚。母亲不在身边,父亲既当爹又当妈,甚至现在,我出家后,穿的一双鞋垫还是父亲当年亲手做的。当时所有的衣服坏了都是父亲补,一个书生啊。小的时候我身体不好,父亲可以不合眼,在医院整夜的陪着我。甚至我被蚊子咬出的包都要给细心地处理,养成了我这种公子哥的习气。

随着年龄长大,我跟社会上一些不良青年交往,我开始学会抽烟,喝酒,偷东西,交女朋友,父亲每次都无奈的看着我,而我对父亲开始不屑一顾,以致于后来父亲说一些什么话的时候,我反口就是顶撞。小的时候家住在怀柔,后来我十几岁的时候来北京市里上学,每周回一次家。父亲一个人在家,周六周日,他为我做了很多好吃的,可是我并不领情,只把家当做一个旅馆。

当我的生命开始迷茫的时候,我开始酗酒,开始放荡,每一次酩酊大醉的回到家里的时候,父亲都无奈的照料我。我经常把我的价值观强加于父亲的之上,有一次竟然逼着父亲跟我一起听摇滚乐,真是太荒唐了。从来不去体谅父亲的心,甚至觉得他无能,看不起他,唉,自己真是一点“人”味都没有!每一次在外面厮混,有时候是凌晨一两点钟才回家,那个时候父亲屋里的灯总是还没关,父亲还为我留着门,我躺在床上,听着父亲静悄悄的把销插上。

后来我结婚了,工作之后却不懂的孝养父母,唯一只给父亲买过一身秋衣, 一双老头鞋。看不起父亲穿的衣服,有时候父亲内衣都漏了、都糟了,看不起他,为什么穿那种衣服?后来结婚了之后,而只顾自己的玩乐,去生活,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孝顺。后来在生命中一次次沉沦,颠倒,彻底发现了觉悟了自己的荒唐。

我接触佛法也是因为内心的迷茫,心里头一直在寻找生命的意义。曾经搞过摇滚乐,其实一方面是对生命的发泄,一方面是对生命的反省。走过一段迷途,当时乐队的名字就叫“迷途”。在极苦之中碰到一本《金刚经》,开始去寺院,后来在观世音菩萨圣诞皈依了佛陀,觉得生命有了真的依靠。

出家的因缘是一次婚外恋,我彻底的觉悟自己的荒唐、世间的荒唐,断然出家。“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不耻于人字,这个时候也从来没有体谅过父亲,虽然父亲实实在在的是为了我把心都操碎了,而真正出家了之后,是师父的摄受,是三宝的摄受,在团体中慢慢的才认识到什么叫一个“人”,才知道什么叫做“孝”。

出家了,觉醒了,对父亲来说却又似乎是不孝。儿子要尽孝,那么什么是“孝”,怎么尽孝,父亲真正需要我什么呢?第一点,父亲从内心里来说需要我们自己的人格的自立,自己人格的成长,独立于世,需要我们“成人”,三十而立,我三十岁出的家,真正出家了,在人格上得到了升华。第二点,父亲需要什么?父亲需要安乐,他生命中的安乐,然而一切的安乐都是由业果决定的,只有通过我们的修行,才能够为父亲带来安乐,也只有通过精进的用功修行把功德回向给父母,才能够真正的利益他人,乃至于说因为我出家他们将来也能信佛,将来也能成佛。第三点是说发自内心的来说,要发愿,为了父母也要发愿,做一个无愧的修行人,做一个真正荷担如来家业、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修行人,学为人师,诚为世范,要有这个承担,要有这种风骨,这样才能真正说对得起众生,对得起父母,对的起师父,对得起佛陀。虽然父亲还未能赞同理解我出家,但是我现在所走的这条人间正路,当看着父亲无奈的离开的时候,看着父亲背影的时候,我更加笃定了修行的路,我亏欠父亲的太多了,内心深感惭耻,我要将这个惭耻心回报给所有的众生,这是我修行的动力以及为人的根本。



访谈

记者:感恩您的分享和忏悔,我想了解当你不顺父亲的心愿,乃至叛逆的时候,父亲是一种什么心境?

贤甲师:父亲都是默默的承受。

记者:他有没有打过你?

贤甲师:小的时候有过,都是因为我学习不好,都是因为我不听话。当我上到高中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打过我,而我伤害父亲更多是高中以后的事情。他可谓逆来顺受,一次次宽容我,他从来没有因此而记恨我,可怜天下父母心。

记者:你有没有记得每次回家很晚的时候,你父亲脸上的表情?

贤甲师:记得当时…而父亲往往是一笑而了之,自己默默的承受,这种事情太多太多了。

记者:那父亲有没有在内心深处觉得非常的无奈乃至于绝望,因为你是他全部的希望。他是靠什么坚持下去,是希望你能变好吗?

贤甲师:父亲绝对可以称的上是超级坚强的人,超级有骨气的人。文革时期父亲被纠斗,他的手被打折过。父亲一个教书匠,从小学五年级一直培养我到26岁,15年的时间,没有再婚,也没有谈过老伴。父亲一直是孤立的,他不入世俗流。经历一次一次的失败,几乎没有成功过。但是他对一切生活的困境,包括我的出家,都是坚忍地去面对。我父亲是出生在战争年代,早年,我奶奶就没了,我爷爷转战南北,1940年出生,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包括平津战役,我爷爷参与了平津战役,他当年也是不大不小一个官,从我父亲年轻时候的一张照片来看,他是非常精神的。可是他一生充满了苦难,历次的政治运动,被批斗;早年丧母,中年离婚,晚年我又出家,父亲展现了一个苦难的生命,但是他的那种生命的坚韧度,这一点我太佩服他了!他经历过这事情之后的话,他有什么心境外人是不可想象的,我看到我父亲的这一生,就是真正的看到了人间的疾苦,深刻的看到。

记者:你父亲现在生活怎么样?

贤甲师:还可以吧,他身体非常好,喜欢爬山,搞个收藏什么的,弹古琴,上山找奇石,状态还可以。父亲现在有老伴,退休有待遇,生计上不用担心。

记者: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感到愧疚的?

贤甲师:其实每一次顶撞过之后,内心里都会有一次愧疚。

记者:以前不知道这是愧疚?

贤甲师:知道,那只是内心的一种纠结,伸展不开,深深的内心里面也体谅父亲,也知道父亲不容易,但是另一方面不理解,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是有一种东西缺失了,那是道德伦理的缺失。每一次跟父亲冲突以后,内心非常纠结,也感到惭耻,但是就是找不到该怎么去处理,该怎么去面对,一直是用一种错误来替代另一种错误。

记者: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处理?比如说?

贤甲师:对!比如说当时吵架之后就是逃避…走了,两天之后甚至还跟父亲赔礼道歉,赔礼道歉之后呢,只是隔靴搔痒一样,下次再遇到同样的情况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还是顶撞。

记者:经常会跟父亲吵架,父亲也是很生气。

贤甲师:父亲很无奈,但是还是在坚持。最后都互相无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父子俩最后会一桌喝酒,真的有点像王朔里面的小说《我是你爸爸》里面那种状态。当然这是我工作以后的事,就是说父子之间还是有一种深层次的默契的,有一种价值观的取向的默契,骨子里有这种东西。

记者:一开始意见不同,会打你,后来长大了就管不了了。

贤甲师:后来都反过来了。

记者:你那时候心都在外面

贤甲师:对,根本就是把家当成旅馆一样。只知道回来吃饭睡觉,拌拌嘴走人,就去玩去,出去混去。

记者:工作以后,结婚以后,性格稍微稳定一些?

贤甲师:逢年过节回来一趟,但是待不长,待三天之后就开始吵架。然后是非常无奈。本身抱着一腔热情,但是非常无奈的融洽不到一块去,其实都是一些很琐碎的小事。

记者:也没有学习去随顺父亲、尊重父亲。

贤甲师:没有。

记者:就是说到那个时候虽然知道这个不对,虽然很想贴近父亲的心?

贤甲师:对,但是那个排斥的力量太强了。父子两个都这样。



总结

为什么头三十年会是那么荒唐的状况?很重要的一点是亲近了恶友。最开始时候就抽烟、打架,当然也是自己把持不住,但却是由一些恶友引发的。还有当年搞摇滚的时候,是因为有一个朋友拉着我去,其实这个东西和我没什么直接的关系。包括后来的酗酒,对世间的不屑一顾,深层次的叛逆。因为有人在前面干了,作出了榜样,我才敢干、肯干。都是被教成这样的。本来不会抽烟,也不会打架的,人之初,性本善。“抽烟好。”“你打他,没事,我跟你撑腰,他要敢还手,我在这里。”有这种氛围在。因为前面有人带我干过,恶的榜样太可怕了。

这又说到了五欲之迷,人在耽着欲望的时候什么都忘了,何谈伦理道德?社会上普遍的现象,下饭馆吃饭,我们吃得很高兴,最后想一想,把一些剩饭打包,给父母带回去。都是自己玩够了,哎呀,父母还没吃饭了。可怜巴巴的,带一些菜回去。但是父母在家里做了什么东西,他们会第一个想到我们,先把我们的那一份盛出来,乃至放坏了还留着。这就是我们的心啊。

其实这是一个社会的普遍现象,这是整个社会道德伦理的缺失所导致的。缺失了伦理的教育,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知道自己的本分,良知沦丧,乃至毫无廉耻可言,失去一个文明人的底线。其实我们的内心中都在深深地呼唤道德的回归。至少我觉悟之后是这样的,在呼唤,呼唤道德在人心的复苏。我是站在一片废墟之上。往昔的过失,将来要用毕生的经历去弥补。就说到这里,也希望的经历,能唤醒一些人,让有类似经历的人有所启发吧。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