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珍邮纪念册迎请电话:15810041584、13488612875、13391787876、400-706-8559;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学佛感悟

猶有慈雲庇人間

2008年12月24日 廖自力的博客 点击:0

二○○六年六月四日,借重庆罗汉寺智丰大和尚陞座因缘,我随《香港佛教》杂誌总编辑秦孟瀟居士、执行编辑张芸居士等一行,来到美丽的山城重庆市。在短短的四天时间裡,多次亲近当代著名高僧、中国佛教协会諮议委员会副主席、重庆市佛教协会会长、慈云寺方丈惟贤长老。对秦老来说,是故地见故人,百年如一瞬;对我而言,则是吉时闻吉音,一瞬似百年。

多有见闻感慨,兹录如下。

弘人间佛教 扬太虚精神

刚下榻酒店,秦老就急著想见老学长——惟贤长老。

随行人员说:「惟贤长老房间现在有很多人!他说晚上来见你们。」

到了晚上十点,惟贤长老仍未来。期间秦老不断地问:「惟贤长老怎麼还没来?」最后随行人员说:「惟贤长老怕影响秦老的休息,明天上午再来。」

秦老和惟贤长老当年同是太虚大师创办的汉藏教理院的学生,儘管五十多年来,一个在大陆饱受牢狱之苦却不改初衷,坚定地弘扬人生(人间)佛教,一个在欧风美雨的薰陶下始终不忘太虚大师的教导,坚定地实践佛教人生,师出一门,殊途同归,其同窗同道情谊由此可见一斑。

第二天上午早餐后,惟贤长老準时来到秦老的房间,惟贤长老马上就要过八十八岁生日了,但他精神矍鑠,声音爽朗,思维敏捷,幽默风趣。他坐在我们面前,既像一部歷史典藉,也像一部开心词典。

寒暄没几句话,惟贤长老的话头便落到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上。他说:「我们现在要讲,就要讲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要写,就要写太虚大师的爱国精神。」

他说:「当年太虚大师创办重庆汉藏教理院,培养了很多学生,很多都成了高僧。像法尊啊、法舫啊、印顺啊……

秦老忙接口说:「还有您老人家。」

惟贤长老笑著说:「我不算甚麼,小学生!」

在坐的南京毗卢寺方丈传义法师说:「我的师父茗山法师,也是太虚大师在武昌佛学院的学生。」

惟贤长老说:「我到汉藏教理院时,祇有十多岁,太虚大师给我们讲菩萨学处、入菩萨行、人间佛教等,他经常叫我到他的精舍去开小灶,就是个别教育,问我戒律学得怎麼样,唯识学得怎麼样,有甚麼问题……」

秦老说:「您是智慧第一。」

惟贤长老(一笑)接著说:「后来太虚大师离开了縉云山,去了上海,我们还经常通信。」

谈起恩师太虚大师,惟贤长老充满著缅怀之情。他说,现在中国的佛教教育,都离不开他这个人间佛教的系统。為了实践这一理念,他创办了武昌佛学院、闽南佛学院、汉藏教理院,培养了大量的人才。解放后中国佛学院的第一任院长法尊法师,都是这个系统传承下来的。可以这样说,没有太虚大师人间佛教的思想,就没有今天的佛教。」

惟贤长老说:「武汉武昌佛学院,有个静莲庵,后面有座塔,裡面有太虚大师的舍利,还有许多法器,是太虚大师的真身舍利塔。文革时期,那裡是一个兵工研究的地方,所以没有遭到破坏。」

秦老说:「香港也有一座太虚大师的舍利塔,年久失修,祇有一个老和尚守护,真的应该发心把它修缮起来啊。」

我心下思忖:太虚大师当年提出的人生佛教(后发展成為人间佛教),本意是要将佛教从鬼神信仰中拯救出来,认為佛教是人的佛教,而不是鬼神的佛教,人成即佛成。而现在一些学人,却妄以為佛法在人间,乃是教人不要出离,以至於身虽出离,而心不出离,实在是大谬也。

我因五月份去了趟韩国,参访了韩国的一些寺庙,有两个深刻的感受,一是韩国的佛教仍秉承大唐古风,注重真修实学,不做佛事经懺,应是人间佛教的典范;二是韩国的政府,把寺庙当成中小学生学习的基地。我们所到的寺庙,到处都看到成群结队的中、小学生,有组织地参观、学习,而绝非祇是一个旅游景点。

我把这些见闻给惟贤长老说了。惟贤长老高兴地说:「我到韩国去参访时,见到韩国的文化部长,他跟我说了一幅对联,叫做:佛音广扬三千界,法水奔流五大洲。佛法在人间嘛,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佛法,有苦难的地方就会有法音。」

正是:

佛法在人间,世出不二音。

苦海作舟辑,光明破迷情。

荷如来家业 行菩萨大道

第二次与惟贤长老叙谈是六月六日下午。当天上午,罗汉寺举办了智丰大和尚陞座法会。

落座后,南京毗卢寺方丈传义法师说:「陞座法会非常圆满。」

惟贤长老说:「这是一个盛会。」

秦老说:「是罗汉寺解放以来的第一大盛会。」

惟贤长老说:「一是政府的支持,二是诸山大德的支持,三是大居士的支持。

传义法师说:「还有您老佛光普照。」

惟贤长老对传义法师说:「五月份你们药师殿开光,曾答应要去讲经。因為病了,没有参加到,很对不起。」

传义法师说:「佛教讲因缘,您以后还是要去毗卢寺讲经的。」

惟贤长老说:「会有因缘的。当年太虚大师在南京的时候,给蒋介石讲了心经。蒋介石听了以后,召集国民党五大院的院长都去听。太虚大师就给他们讲了《佛陀学纲》,就是在毗卢寺讲的,影响很大。太虚大师创立的世界佛教苑,中国联络处也是设在毗卢寺。」

秦老说:「前有大师,后有来者,中国佛教的中兴,就要靠传义法师这一代年青的法师了。」

惟贤长老对传义法师说:「你是一个罗汉相。」

秦老对惟贤长老说:「您是当代第一阿罗汉。」

又说:「罗汉是供起来的,不动。您这个罗汉到处走动,是菩萨。走动的罗汉就是菩萨。」

惟贤长老说:「学佛就是要学菩萨,当年太虚大师教我们入菩萨行,既要有菩萨慈悲济世的情怀,还要有敢於担当的精神,这样才能荷担如来家业。他自己就是一个敢於担当的典范……」

大家都恭敬地倾听惟贤长老的开示。惟贤长老说:「抗战后期,国民党的军政府很极端,拉青壮年僧人去当壮丁。我晓得这件事后,就向太虚大师汇报,太虚大师听了后忿气得很,他就马上给蒋介石写信。他说这是对佛教很大的侮辱,他说可以组织僧人去搞救护,哪能拿枪直接上前线呢?他说,这个愿望达不到,我情愿拼掉这条老命。他给蒋介石上书,我是亲眼看到的,我是歷史的见证人……」

「我当时也跑到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去反映情况,当时一个官员说:『你们為甚麼不振作起来?』太虚大师听了我的汇报后,对我说:『下次见到那个官员,你就这样跟他说——一个强者,一个弱者,强者把弱者压在地上。弱者在地上呻吟,强者反而说:你為甚麼不自己起来?弱者说:你把我压在地上,我怎麼起来嘛。』太虚大师说:『你去讲给那个官员听,就说是我讲的。』你看他的精神多了不起。蒋介石看了太虚大师的信后,马上责令军政部改正,使许多僧人倖免於难。」

秦老说:「当时有一位法师,叫悲观法师,他当时是搞救护的,从上海到武汉,一直到重庆,最后去了臺湾。由於太虚大师的呼吁,僧人的命运改变了,他就把自己的名字给改了,改叫乐观法师。」

惟贤长老说:「当时重庆的情况非常糟糕,经济给封锁了,粮食很困难。太虚大师就突破这个封锁,向国家呼吁。在他的呼吁下,国家给了很大的帮助,縉云山的补给源源不断。当时重庆是陪都,政治界、文化界、经济界的名人都去见他,縉云山成了文化名人集中的地方。」

传义法师说:「听了您老的开示,真是不虚此行,对太虚大师也更加敬仰。」

正是:

一山入青天,万流归碧海。

万事随烟散,真心付如来。

淡寧契佛旨 明敏融真如

六月八日中午,惟贤长老在饭店设素宴為秦老一行饯行。寺院裡给惟贤长老準备了几道私房小菜,惟贤长老也叫侍者一併带到了饭店。饭店的菜尚未上来前,惟贤长老便站起来,用汤匙将私房小菜分送给大家。

我笑著说:「长老施食,既施法食,也食段食,连私房小菜都施出来了。」

惟贤长老说:「我是供佛呢,你们都是未来佛啊。」

席间,有人谈起当前佛教界一些令人忧心的现象。秦老禁不住激动地说:「我要炮轰!」

惟贤长老说:「不要炮轰嘛,战争都过去了。」

秦老说:「当年,河南开封的相国寺,庙產都给人佔了,在庙裡搞舞厅。庙裡的和尚都没办法,无可奈何。我就是用炮轰把它轰下来的。」

惟贤长老说:「时代不同了,要与时俱进罗。以前要用『炮轰』才能解决问题,现在用春风细雨也可以解决问题嘛。」

秦老说:「当年太虚大师护持佛教都能以死相拼呢。」

我说:「秦老是要示现忿怒金刚相。」

惟贤长老说:「还是要讲和,最好是示现慈悲菩萨相。要以温和之笔,写锋利之文。」

我趁机说:「能不能请惟贤长老题个词?」

惟贤长老爽快地答应了,向侍者要了张便纸,写下二行字:

以温和之笔

写锋利之文

惟贤长老说:「当年太虚大师為汉藏教理院题写了院训,叫做『淡寧明敏』。甚麼叫淡呢?淡就是要淡泊,不要被物欲所俘虏,这是讲戒。现在有些人,他知道佛教很好,他想学佛,但他不想持戒,这哪行得通呢?学佛就是要持戒第一。甚麼叫寧呢?寧就是寧静,寧静致远嘛,这是讲的定。学佛要修禪定。明呢,就是明白,这是指慧。做个明白的人不容易啊,很多人迷了一辈子都不明白,总在轮迴之中。要明白甚麼?要明白因果,明白事理。明白了就是开悟。不明白就是痴迷。再说敏,敏是讲甚麼呢?敏,就是讲敏锐、敏捷、灵敏。这是指行。要做到灵敏通达,很不容易啊。譬如说,同样的一句话,跟甲说是对的,跟乙说就不对;今天说是对的,明天说就不对;在这间屋子裡说是对的,在那间屋子里说就不对。為甚麼呀?要当机呀,是人弘道,不是道弘人。所以这个行一定要灵敏通达。」

说到此,惟贤长老停下来,问我:「淡寧明敏,你记住了没有?」

我说:「我都记在心裡了。」

惟贤长老语重心长地说:「记住就好,你们都要记住,这四个字,影响了我的一生啊。你们不但要记住,还要宣扬出去。」

大家都说好!

我深深地感恩惟贤长老的当机言教。我也深信,太虚大师在战火之中播下的菩萨学处的种子,通过惟贤长老等老一辈高僧,和新一代大德们的努力,必能在当前乃至久远的将来,都会、都能、都将开花结果,且永世不竭。

正是:前可见古人,后可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有菩萨之行者。

又曰:淡寧契佛旨,明敏融真如,碧海证自性,丹心印太虚。

 

 

原文网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860820.html

编辑:娑婆一梦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