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珍邮纪念册迎请电话:15810041584、13488612875、13391787876、400-706-8559;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开示语录

学诚大和尚于北京龙泉寺开示

2009年03月31日 心莲净土 点击:0

学诚大和尚于北京龙泉寺开示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今天下午,我们再来探讨一下佛法。



上个礼拜我们谈到了什么是佛法,如何来学佛法。我们学佛法就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养成一个正确的生活态度,获得生命上的重要价值和意义,同时能够逐步逆生死流,走上解脱道,菩提道。

我们如何来改进自己的生活?比如诸位来到寺庙里,会觉得寺庙不同于自己的世俗家庭,寺庙生活,也不同于家庭生活、世俗的生活。这些不同表现在哪里呢?首先,是戒律,戒律是规范所有出家、在家佛教徒生活的具体要求。寺庙里除了戒律以外,还有很多清规、制度等等,这些都是保证佛教徒在寺庙中能够如法修行的重要体现。我们要有超越于世俗的生活,就要在戒律守持上面得到验证。出家的法师要持很多戒律,在家居士来寺庙里,也要遵守居士戒律和寺院规矩。戒律和规矩生活化了,不知不觉就会变成每一个人身语意自觉的行为准则。

为什么我们能够如理如法守持戒律,能够按照寺庙里的规定行事,原因就是出家法师,以及在家居士们,有一个优越于世俗的生活态度,它超越于对世俗生活的认识。我们要去思考:如何来认识自己的生活,怎样的生活才是对自己最丰富、最有价值的生活?我们学佛法,首先要拥有一种正确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有了这种正确的生活态度和方式,我们的生活才能发生改变。当生活上的点点滴滴发生变化之后,我们的生命价值自然而然就会不断的增大,生命的品位就会不断得到提升,我们心灵也能够不断得到净化。



在世俗社会里,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很无奈的,生活的目标也是不清楚的,不知道怎样才是一种正确的生活。通常人们会认为,衣食住行具足了,生活就会好起来。但实际上,衣食住行仅仅是生活的条件而已。在社会上,每个人都希望,我要有一个好的身体,我要有一份好的工作,我要有一部好的车子,我要有一座好的房子等等。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跟“我”是相联系的。别人有的东西,我想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我也想拥有,并且自己有的,想要比别人更多、更好、更新。这就说明,我们的内心是不断往外贪求的,向物质层面不断掠取,不知不觉就会往人的生活条件上去用心、去着手。

佛法不是这样看问题的。在佛法的概念里,一个人物质条件越丰富,不等于他幸福快乐就越多。一个人的幸福快乐,不能说和物质条件没有任何的关系,但不是根据物质多寡来判断的,更多的是从一个人对物质条件和生活状态的态度来判断。这种生活态度不仅仅是在寺庙里面才有所体现,在社会上,在家里,在自己工作岗位上,也是如此。我们对生活是一种什么态度,这种认识用佛教的语言来讲,就是自己的知见。

不少人在社会上有很多痛苦,痛苦的表现是方方面面,非常多的。但是痛苦的根源是同一个,即无知、无明。不是说没有知识、没有文化、没有能力就是无明,无明是因为对事物、万法不能正确认识,对于染净的因果——杂染的因果,清净的因果,看不清楚而迷惑。染污的因果就是六道轮回;清净的因果,就是四谛,十二因缘,六度万行,声闻、缘觉、菩萨、佛等等。也就是说无明一分分去除,智慧一分分增长,就能够慢慢认清楚,什么样的行为,会导致什么结果;自己现在所受用的痛苦与快乐,是过去的行为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我们学佛法的目的,就是来认清痛苦的根源和究竟快乐的根源,这就在于智慧跟无明的特点上、本性上。



那么,什么叫做智慧呢?我们常常讲:“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听闻正法是闻慧,如理作意是思慧,法随法行是修慧,这便是闻思修的三种慧。也就是说,我们的智慧是怎么来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许每个人都会说,自己很无明,经常发脾气、想不开、想不清楚等等,我们比较容易认识到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如何来认识智慧?对大家来说就是一个比较难的题目了。千经万论,无非是引导我们开智慧、得大智慧,得大智慧才能够破无明。反过来说,破无明的结果,就是得到智慧。无明和智慧就是明和暗的关系。一间屋子里一片漆黑,就好比无明的状态,灯光一亮,无明自然就没有了,就好比智慧现前了;灯一闭,黑暗无明又出来了。

所以,我们要知道如何让自己的本心一直充满智慧,充满光明。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在汉传佛教里有一位禅师:六祖慧能禅师。他没有文化——至少说他的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但是慧能大师所讲出来的法语开示却能够被称为经,叫做《六祖坛经》。这说明什么呢?我们古来祖师大德,比慧能大师有文化,通教理的,不知道有多少,可以说是数不清的,但是为什么慧能大师的开示能够被当成经呢?

慧能大师在五祖弘忍大师门下开悟,他做的那首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传诵古今。最后得到五祖弘忍大师的开悟认可,大师便把自己的衣钵传给慧能大师。慧能大师得了衣钵之后,连夜离开了寺院,当时寺里很多人得知弘忍大师把衣钵传给慧能大师之后,都去追赶。其中有一个慧明法师,他出家以前是一位将军,体质很好,因此跑得最快,最后追到了慧能大师。慧能大师见他远远追来,心里想:他是来抢衣钵的,和他争执没有意义,弘忍大师把衣钵传给我,只是一种证据,是表法用的,表示我得到了法,所以他要这个衣钵的话,就送给他。于是他就把衣钵放在石头上,自己躲到树林里去。慧明法师去拿衣钵的时候,却发现他搬不动放在石头上的衣钵,当下悔悟,感慨地说:“我是为法而来,不是为衣钵而来。”六祖大师在树林里听了慧明法师这么讲,就走出树林,对他说:“你既然是为法而来,我现在就为你说法。”他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于是,慧明法师就在慧能大师言下大悟,也就是在问,我们的心,不起善念恶念的时候,哪一个才是本来面目?过去禅宗里常常有参“念佛是谁”,“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拖那个尸体的是谁?”等等,这些都是要让人去认清我到底是谁?禅宗常常在这方面去追究,引发门人去思考,我是谁,谁是我。

为什么要追究,我是谁,谁是我呢?这跟智慧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们通常所认为的我是谁?都是分别心在起作用。有分别心本身就是一种烦恼,无明的状态。实际上应当是无我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色受想行识五蕴和合的,“我”只是五蕴和合的一个假名安立,你是某某,他是某某,都是一种假名安立。这个“我”可以安立在每个人的头上,只是一种名言而已。反过来说,我们常常把名言上的我当成实际状态的我,五蕴和合的我本来就是身心两个部分。我们身体在变化,思想情绪也是在变化的,昨天、今天、明天的思想认识都不一样,昨天、今天、明天的身体也在不断地变化,这就是无常的特点,无我的特点,可是我们不容易用无常无我的概念来认识自己,来认识自己的问题。佛法里面讲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无常无我在一切事物上都是能够得到说明的。



我们人的问题,烦恼、毛病、习气,是多生多劫长期以来累积下的。假如你今年二十岁,那么二十年前就是前世;假如你现在五十岁,那么可能三十、四十年以后就是后世。所以这种前世和后世,实际上也是很快的,不过几十年前后而已。自己的生命,无始以来都是在这样一种轮回、流转、累积中不断等流下去,很多好的或不好的习惯,都一直在不断加深。我们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把不好的等流改变过来,不好的习惯改变过来。但是自己在家里看经典、用功,不容易把自己无始以来的不好等流改过来。怎么办呢,这就需要在清净道场,三宝地,才有很大的加持力量,来扭转自己的坏习惯、坏等流、坏思想。这就关系到闻思修的问题。

《广论》里讲:“故所应修者,须先从他闻,由他力故而发定解,次乃自以圣教正理,如理思惟所闻诸义,由自力故而得决定。如是若由闻思决定,远离疑惑,数数串习,是名为修。”闻思修在《广论》的修习轨理里有很明确的界定,是靠他力,是从善知识处,听闻佛法,并且产生定解之后,再根据经论来证成。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现在常常产生的问题就是我们喜欢自己根据经论去看待和判断善知识说出来的道理,如法不如法,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为什么说我们的智慧从听闻来,听闻从善知识来,原因就是我们自己对于无始以来的业烦恼等流,很难认清,如何以佛法来对治这些问题也不晓得。反过来说,我们是在以一种无明、烦恼的状态,去看待、认识佛法,去读佛经。刚刚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模糊概念,时间长了,我执法执也加强了,并且越来越坚固。因为他认为自己内心里面有了佛法,已经得到佛法了,不断增强我执和法执。这样就和佛法的本意相违背,“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我们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不断放下一切执着。

学习佛法到最后就是对缘起、空性的证悟。空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对一件事物的看法,可以从许许多多的角度而不是一个角度去认识。比如我们在一所寺院拍照片,拍摄的角度是非常多的,正面,侧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从下往上拍,从上往下拍等等。也就是说,从许许多多的角度,都可以来认识一件事物。反过来讲,我们看问题常常是以一个角度来认识,这就把这个问题看死了,认识不清楚。对外在的事物认识不清楚,内心产生更多的障碍,根源就是我们内心有迷惑,有障碍,不能得到究竟圆满的智慧。如果能够得到究竟圆满的智慧,我们内心当中很多的迷惑、问题,多换几个角度去思考,自然就会被解决掉。但问题就在于,我们迷惑烦恼,有问题,内心发生困难的时候常常提不起佛法。因为我们无明烦恼现起的时候,佛法就被盖覆了,也就是说我这个房间里面已经都是黑暗了,并且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自己在无明状态下已经造了很多的业。并且这种业还一直在等流,相续,这样自己所具足的佛法力量、智慧力量就会越来越弱。

我们亲近善知识的目的是因为善知识比较容易看到我们的问题,我们靠外在的力量,由他力故,慢慢就容易产生定解。如果不是靠善知识这种外在他力的作用之下,我们可能学了几十年都很难对佛法里的法义产生真正的定解。没有产生定解,如何产生智慧?信、解、行、证,没有真正的定解,就没办法去实行,修行就修不了,就不会照自己理解的与所产生的定解去实践。因为我们内心一直有怀疑,也就是说自己对佛法的义理没有真正产生信心,法的行相没有真正现起。所以说“由闻知诸法”,我们对法慢慢产生定解,然后再根据这些经教,对自己的这些定解,慢慢展开,这样的话,思惟也好,观察也好,远离恶法也好,就比较容易用功了。不然的话,我们随便拿一本经,随便看一个法类,自己去用功,就犹如我们到一个药店,随便把药拿起来吃,可能一下子不会出大问题,但是也并不一定会有什么好处。更何况我们长期以来,多生多劫轮回于生死当中,无明所使,岂可随便吃药。

不要说我们,声闻道也好,菩萨道也好,也都要从佛听闻正法,再去实践;发菩提心,也要去学,学习如何发心,学习如何行菩萨道;六度万行,更需要一步一步去努力。所以说学本身就是一步一步去模仿,去实践。正所谓“一切圣言现为教授”,如果不能现为教授,那么读任何经论都是一样难以产生大的功德,因为其中的法不能成为自己真正的教授。经论里面所讲的教授,就是你要真正照着去做的,如果没有定解的话,是难以照着做的。反过来说,自己没有照着去做,就是没有定解,所以就要在这方面下功夫。

编者按:本文作者原分为上下两篇,今并为一篇,请读者留意查看原文链接,谢谢。

 

查看原文: (一) (二)

编辑:六根出墙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