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IP 会员
会员中心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
“佛门祈愿 吉祥平安”珍邮纪念册迎请电话:15810041584、13488612875、13391787876、400-706-8559;邮箱:qf@fjnet.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线>>首页 > 其他类别

马尔康回家之旅(一)

2009年02月12日 希热多吉居士 点击:0

全  家 

人,已经回到北京两天了,

心,还留在马尔康,留在昌列寺,留在上师身边......

当回到喧嚣的都市,面对熙熙攘攘的人流,你才能感觉到昌列圣山是一方多么宁静的净土,那里离太阳那么近,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悠扬的诵经声在群山中回荡...... 

每一个步入昌列寺大经堂的游子,在点燃酥油灯的那一刻,无不泪眼朦胧......我们回家了 

蓝色线条是我们的路线

我和湖师兄、辉辉师兄是22日中午11:30从北京起飞前往成都的,因为提前预定的机票,所以机票超便宜,去的时候是三折,回来的时候是两折。往返不超过一千元。三人中,只有湖师兄是第一次回昌列寺,为了让他有种神秘的感觉,我和辉辉师兄都没有向他过多的说起昌列寺的情况。与我和辉辉师兄大包小包不同的是,湖师兄只背了一个中号的双背肩包,看起来不像是去雪域高原,而象是去北京郊区郊游。

从三号航站楼登机出发,一路上除了偶尔的交谈,我们一直在传看佐钦寺白玛格桑法王写的一本小册子《时间的真相》。下午两点多抵达成都双流机场,取行李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出口处,那是一年多没有见到的三郎喇嘛,他的旁边站着彭措喇嘛。三郎喇嘛带了两部车来机场接我们。在机场,我见到了在双流机场工作的邓师姐,她见到我们非常兴奋,此前我们一直在网上交流,这是第一次见面。邓师姐因为工作太忙,无法和我们一起去马尔康,她托我转交给上师一些供养金。

和以前一样,我们到成都后,下榻在武侯祠大街通祠路39号(彩虹桥桥南)的府河家园酒店,这里离武侯祠非常近,走路只要五分钟,协议房价不到一百元,住宿条件很好。入住后,在成都工作的张大姐就带我们去喝下午茶,老友重逢异常亲切,话也特别的多。

我们到成都的时候,我的另外一位皈依上师德庆活佛恰好也在成都,他计划23号飞北京。晚上我们一起和德庆上师吃饭,同行的几位师兄在酒店皈依了德庆活佛,结下了一个殊胜的法缘。随后我们去旁边的超市为大家采购了第二天路上要吃喝的食品饮料。晚上统计陆续赶到成都汇合的师兄一共十二人,这样一辆11座的面包车就肯定坐不下了,三郎喇嘛决定亲自再开一部小车送我们。

23日清晨七点,天还没有亮,我们就离开了成都。因为这个月是大月,所以从成都经汶川、理县到马尔康的公路是双号进、单号出,这样我们就不能走这条路进去,而是要绕行雅安、泸定、丹巴去马尔康。我们出成都后,直奔(成都-雅安)成雅高速公路而去。车过雅安后,进入天全县境内。天全县有一座闻名全国的著名高山——二郎山。二郎山距成都172公里,是青衣江、大渡河的分水岭,为自然地理的分界线。二郎山拥有雄伟、险峻、神奇、韶秀、清幽的原始风貌和独特的藏汉文化交融的历史内涵。其山因一曲雄浑激越的《歌唱二郎山》流传久远,引起人们无尽的向往和遐思。二郎山峰峦叠翠,林海茫茫,峡谷幽深。山顶可观蜀山之王——贡嘎雪峰奇观。我们在翻越二郎山的时候,但见满山银妆素裹,冰条垂挂。

湖师兄拍摄的二郎山雪景 

  

穿越长达四公里多的二郎山隧道后,车行不远,就看到了“观景台”,全体下车小憩。观景台上矗立着一个木牌,上书“日浴高原”四字,标示的海拔高度是2199米。站在这里可观云海、日出、日落,欣赏"日月同辉"奇观。这里自古与康巴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积沉下丰厚的土司文化、边茶文化、藏汉佛教文化,遗留有古碉门茶马互市、二郎山茶马古道、紫石关旧城墙、红灵山庙群、慈郎寺等文物遗址。红军长征遗迹有红军大学、红军总医院、红四方面军总部、大岗山战场等遗址。但是因为急着赶路,所以这些地方我们都没有时间观光。

 

站在观景台上,可以远眺“蜀山之王”——贡嘎雪峰

 

夏天的景致

辉辉师兄给大家拍的合影。

湖师兄博客里有一张“严重损害”本人光辉形象的照片,希望大家不要去看。 

继续前行,我们来到了小学课本里提到的“飞夺泸定桥”的泸定,一路上我们都在沿着大渡河寻找闻名中外的泸定桥,可惜一直没有确定我们所看见的桥到底哪一座是泸定桥。在向泸定这座英雄的县城行过注目礼后我们继续赶路,下一站是丹巴。

泸定桥(图片取自网络)

我们常讲的“康巴汉子”,就是指康定-丹巴一带的男性藏族同胞。他们长相英武、肩宽步阔、目光深沉、头发里盘着红丝穗(人称“英雄结”)、肤色古铜健康。康巴汉子是“豪爽粗犷”的同义词,康巴汉子一般有“三件宝”,分别是头饰,护身符和刀子。康巴汉子们有留长发的习俗,头发多用黑色的丝缨盘成四瓣,六瓣和八瓣的莲花状,辫套上还会串上珊瑚,象牙环和金银质戒指为辫饰,戒指上镶嵌着珊瑚,最多镶有九颗,象征太阳和明月。这些饰物由于多为金银,玛瑙,珊瑚,象牙等贵重物品,甚至上面还有佛塔的造型的饰物。

康巴汉子的首饰佩饰都是世代相传,金银等宝物一代又一代的向头饰,服装上增加,重量增加的同时也价值飞涨。通过世代累积,当地任意一位康巴汉子的传统服饰估价基本都在百万人民币以上,但那是绝对不能出售的。康巴汉子剽悍好斗,天性喜爱流浪,被人称为西藏的“吉卜赛人”。长年的游牧生活使他们带有野性不驯的奔放气质,游牧民族豪放的天性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有一首著名的康巴歌谣这样唱道:“我骑在马上无忧无虑,宝座上的头人可曾享受?我飘泊无定浪迹天涯,蓝天下大地便是我家。”

我们在前往丹巴的路上,翻越了著名的跑马山。康定的跑马山,是大雪山的支脉。近百年来,跑马山闻名中外,这都源于《康定情歌》那句著名的歌词:“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啊!”山因情歌而扬名的,世界上确也不少。不过跑马山应该是最突出的一个。与二郎山银装素裹不同的是,跑马山这里丽日晴天,山腰有几朵闲云逍遥其间,任人去自托情愫。

 

跑马山

当我们赶到丹巴县城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此时我们都还没有吃午饭。我们来到“古堡大酒店”休息,在这里意外的遇到了塔公佛学院的谭崩大堪布。谭崩大堪布是嘎玛仁波切的师兄弟,常年负责塔公佛学院的教学和管理工作,常回昌列寺的师兄一般也很难遇到他。能在这里巧遇谭崩大堪布对于我们来说真是一个惊喜。

谭崩大堪布和侍者是从马尔康回塔公佛学院路过丹巴的,他和侍者也没有吃午饭,于是我们一起供养所有的喇嘛师父,和他们一起吃午饭。饭后我们要和谭崩大堪布合影,堪布在镜头前非常谦逊并且有点害羞,不过还是如愿和堪布合影了。

从左至右:三郎喇嘛、谭崩大堪布和博主。

谭崩大堪布告诉我们,从丹巴经金川(大金)到马尔康的道路塌方了,我们需要绕道小金到马尔康。由于路上还有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匆匆和谭崩大堪布话别,向下一站小金驶去。

由于我喜爱清史,所以对大小金川的故事非常熟悉。这里是清朝乾隆时期金川战争发生的地方。金川战争也被史学家称为“大小金川之乱”。清乾隆十二年(1747),大金川安抚司莎罗奔出兵攻掠小金川地区,四川巡抚纪山派军弹压,反为所败。云贵总督张广泗、大学士讷亲继而督军进攻,然疲师半载,劳而无功,战败后谎称胜利,被乾隆锁拿回京处死。次年,乾隆再派自己的小舅子,首辅军机大臣傅桓为经略统兵进金川,又派大将军岳钟琪到大金川老营勒乌围说降莎罗奔,金川之乱遂定。

乾隆三十六年,大金川土司莎罗奔侄孙索诺木与小金川僧格桑复叛。四川总督阿尔泰兵阻打箭炉不进,被乾隆赐死。大学士温福、尚书桂林督师进讨,连夺关隘,次年入小金川,旋转攻大金川。三十八年,小金川降人复变,猛攻清军木果木大营,温福战死,全师大溃。乾隆命大臣阿桂为定西将军,调集精兵先克小金川,转而逐碉争夺,历时一年,始逼近大金川勒乌围。索诺木杀僧格桑求降,不允。四十年中秋夜,清军久攻破寨,索诺木逃至刮耳崖,次年出降,大小金川之乱平定。

自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清军入关,确立对中国的统治地位,清朝的一统天下直至乾隆四十年(公元1775年)平定四川大小金川之役后,才算宇内一统,四海清平。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康乾盛世”,指的是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的文治武功。所谓“文治”,就是经历了明末清初的战乱和王朝更迭后,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社会安宁和稳定;所谓“武功”,是指平定了准噶尔、回疆、西南苗瑶及大小金川战役。经过这些平定叛乱、维护大一统的战争,蒙古、青海、西藏、新疆尽悉收入中国版图。云南、贵州、广东和川西北“改土归流”,除暴安良,地方政治得到改革治理,加强了中央政府对这些边鄙地区的统治,清国势这才得以巩固。

在这些平定叛乱、维护大一统国家的战争中,平定新疆准噶尔和回疆的战争,用兵五年,耗帑三千余万两,辟地一万余公里;平定云、贵、粤的战争,前后用兵十二年,耗帑七千余万两,领土未有增加,但改革了三省政治;而平定大小金川的战争,前后两次,历时七年,耗帑七千余万两,杀张广泗、讷亲、阿尔泰、温福四员大臣,阵亡将士三万余人,杀抗命苗番两万以上,而所平定之地,不过是四川省西北部的深山荒野,纵深仅仅二百余公里。与朝廷大军作战的,亦只是人不满三万、武器装备非常落后的大小金川沿岸的苗民。

比较一下这三次大的平乱战争,大小金川之战实在是得不偿失,这其中一定有令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北京西山植物园里有一些圆形碉堡,当我们看着山坡上散布的座座碉堡而猜想它们的用途时,绝对想不到它们竟是乾隆皇帝专门为征讨大小金川而修筑的模拟战场。八旗军中的精壮将士二千余人组成的一支特种部队“健锐云梯营”,日夜在此演习山地战和攻坚战。这里就是乾隆团城演武厅。

为什么乾隆要在北京西山建一个模拟大小金川的战场呢?因为八旗兵习于平原、草原和沙漠的大规模战斗,善于骑射而拙于山战。初时清廷以为大军压境,苗民束手就擒,没想到一败再败,师老饷靡,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小金川奇特的地形于清军极为不利。其地咫尺皆山,山岭摩天手插云,羊肠一线,纡折于悬崖峭壁之中,不得纵骑驰突。山道本多险隘可扼,苗人又设寨据险,筑垒成碉,皆砌石藏人于墙壁间,以枪矢擂石外击,旁既无路进兵,必须从其打击中通过,故一塞一碉,守以数人,竟有一夫当关,万夫皆阻之势。破之之法,则先须立栅自护,以次进逼。然后用炮轰之,或间道从其背后绝壁攀萝而上袭取之。清军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临时抱佛脚,在北京西山修了这座演武厅。团城演武厅及周围山上碉堡之设,正是为了训练一支习于山地战的奇兵。这支二千余人的奇兵终于在平定大小金川第二次叛乱时发挥了奇效。清廷也从大小金川之战中吸取了经验教训,“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把山寨碉堡设险之利,用到湖南以制苗,用到滇边以制“倮夷”,用到四川以制“生番”。后来在剿灭四川陕西回民之乱时,也用修筑碉堡的办法坚壁清野。真是吃一堑长一智。

以后大家有机会经过这里的时候,不妨回想一下大小金川战争,看看当年的古战争。抚今追昔,自有一番感慨在心头。从小金前往马尔康还要经过抚远镇,路途上要经过著名的夹金山。夹金山又名“甲金山”,藏语称为“甲几”,夹金为译音,意为很高很陡的意思。夹金山位于小金县东南,属邛崃山脉,横亘于小金县达维乡与雅安地区宝兴县之间,海拔4124米。这里地势陡险,山岭连绵,重峦叠障,危岩耸突,峭壁如削,空气稀薄,天气变化无常,当地流传着的一首民谣:“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不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就是对此恶劣环境的真实写照。

夹金山是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徒步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1935年6月12日下午,红一方面军一军团2师4团在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带领下,克服千难万险,终于从夹金山南麓的硗碛乡成功翻越夹金山,与正在执行任务的红二十五师七十四团的一部,在山下的达维乡的木城沟沟口地带相遇。意外的相逢,为实现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四方面军两大红军主力的胜利会师奠定了基础。

过了抚远镇,前面还有一座高山要翻越,这就是海拔4885米的梦笔山。虽然我们是开车从山间公路穿行,不过依然可以感觉到一点高原反应。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两辆车一前一后行驶在崇山峻岭之中,我们真的佩服三郎喇嘛的驾驶技术和超人体力。当我们翻越梦笔山,驶过卓克基,进入灯火辉煌的马尔康县城时,同车的师兄望着车窗外闪过的“中国人民银行”大楼惊叹:“这里有人民银行哇。”我郑重其事的对同车的师兄们说:“欢迎大家回家,马尔康县城是阿坝州首府,这里有常住居民五万人,其中公务员1万人,消费水平高于成都。”听到我这样介绍,开车的司机和同车的师兄们都笑了。

马尔康回家之旅(一)

马尔康回家之旅(二)

马尔康回家之旅(三)

马尔康回家之旅(四)

马尔康回家之旅(五)

马尔康回家之旅(六)

 



博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d94f40100brin.html

编辑:惜缘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